黑热病、丝虫病、疟疾这三大"瘟神" 山东是在全国率先基本消灭

  发布日期:  2019-11-02 18:57:34    

泰山作证(报告文学)

在党的领导下,山东人民战胜黑热病、丝虫病和疟疾三大“瘟神”的伟大成就正在天地流转,闪耀历史!

杨·唐毅

1958年,山东率先基本消灭黑热病。1983年,丝虫病首次基本消除。1988年,它率先基本消灭疟疾...伴随着新中国70年的伟大历史进程,在党的领导下,在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山东医学科学院)一代又一代防治专家的努力和指导下,山东广大科研工作者艰苦奋斗,无私奉献,创造了以全省为单位率先在全国基本消灭黑热病、丝虫病和疟疾的奇迹。

雄伟的泰山可以作证。这些伟大的成就是山东对国家和人类的巨大贡献。它们是植根于我们血液深处的爱国斗争的真实表现。他们触摸地球,照耀历史。

今天,本报特别推出报告文学《泰山证词》,回顾我省在疾病防治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赞扬广大科研工作者对国情的热爱、奋斗的决心和为国家服务,并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请注意。

泰山岩石雄伟壮观,有许多山和翠绿,天气多种多样!

泰山,一座矗立在山东中部的雄伟山峰,不仅是齐鲁的象征,也是中华民族面对各种困难不屈不挠、顽强奋斗的精神象征。

成立于泰山脚下,致力于消灭肉眼看不见的微小寄生虫的科研机构,伴随着新中国70年的伟大历程,一代又一代的科研工作者在艰难的环境中努力奋斗,无私奉献,创造了以省为单位率先基本消灭黑热病三大寄生虫病的奇迹。 全国丝虫病和疟疾,为中国率先基本消灭三大寄生虫病提供了经验,也为世界分享了防治三大寄生虫病的成果。

2019年夏,提交人来到泰山脚下泰安市范镇孙家埠东村,来到华东军事政治委员会卫生部黑热病防治指挥部旧址,新中国第一代寄生虫病防治专家在那里治疗黑热病。现在,村里的老人仍然会不时地讲述过去的故事。那些日子生病的孩子已经满头白发,满身都是孩子。

作者还来到了位于泰山阳光下、运河岸边的济宁市,并进入了山东第一医科大学附属山东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曾经闻名全国的王昭君、钟崇左和程一良三位老导演相继来到了仙鹤的西面。他们的黑白照片也略有发黄。然而,在现代科学研究大楼里,听和他们一起工作的专家讲述那些日子里“送瘟神”的故事仍然让人兴奋。

赶走黑热病“瘟神”

离泰山以东约40公里,有一个叫孙家埠东村的小村庄。1950年初夏,当小麦即将成熟时,一群人沿着村子西边的路走来。走在前面的那个人穿着白裤子和夹克,拿着一个红十字会的药箱。他不高,面容白皙,戴着金边眼镜,举止优雅。在他身后,跟着一群穿着黄色制服的士兵。

此人是王昭君,国际知名黑热病预防专家,刚从海外归来。

据说军队里的“大腹痞子”专家已经到了,村里的病人带着他们的老幼来让王昭君看病。甚至邻近村庄和城镇的人也来到这里。焦裕镇西家关庄的老王曼长君从亲戚那里听说一位大专家要来。他带着一个大的和一个小的,带着五个生病的孩子穿过牟文河来到孙家埠的东村,乞求能见到这个孩子。

逐一检查患病儿童后,王昭君坚定地对穿军装的干部说,“这是我们黑热病防控中心所在的地方!这里病人最多。人们看医生很方便,了解病人的情况也很方便。”

他的助手环顾四周,说:“王教授,你能重新考虑一下吗?”

王昭君挥挥手,坚定地说:“不考虑!我离开了美国,回到了中国。卫生部让我去北京和上海。我甚至没去。我只想去黑热病流行区。这是疫区。我会在这里工作!”

1950年5月1日,在王昭军的坚持下,华东军事政治委员会卫生部利什曼病防治办公室在孙家埠东村泰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成立,该委员会也是一个军事管理机构。

王昭君1911年出生于江苏苏州的一个中医家庭。他于1929年就读于中央大学医学院。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上海当医生。1948年春,王昭君通过中央大学申请世界卫生组织奖学金,并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学习寄生虫学。他于1949年4月获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老师和他的同学都敦促他留在美国工作,但他看到祖国刚刚结束战争,急需医疗援助,所以他礼貌地拒绝了。在回家的路上,他经过意大利、希腊、以色列、埃及、印度和其他国家学习。

1949年底,王昭君突破重重障碍,经香港返回北京。卫生部要求他在国内大学任教,北京、天津、上海和其他主要城市是他的选择。

王昭君出国前结婚生子。他的妻子是他在中央大学的同学。他去美国后,他的妻子从上海来到武汉工作。知道丈夫已经回到中国,她也希望他能来武汉和家人团聚。但当他得知黑热病是山东最严重的疾病时,他坚持要来山东进行黑热病的防治研究。

为了掌握黑热病的疫情,他带领防疫人员到各个疫区。没有车,他提着药箱从一个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去看望病人,通常一天走50到60英里。那时,农村的条件很差。他和所有人住在农民的小屋里,没有办公室或实验室。他把村子里的小庙改造成了实验室和门诊部。病人很多,所以他们白天看医生,晚上点煤油灯,在灯下整理研究资料。

过去,诊断黑热病的方法是通过胸骨穿刺检查骨髓血。然而,由于胸骨靠近心脏,胸骨穿刺容易刺穿心脏和动脉血管,危及患者生命。经过反复试验,王昭君和他的同事终于找到了从大腿根部髂骨抽取骨髓血的最合适方法。原生动物检出率不低于胸骨穿刺阳性率,安全可靠。他在全国推广这种方法,大大减少了医疗事故的发生。经过两年的检查和治疗,发现黑热病在山东省135个县和区普遍存在,全省有20多万患者,占全国患者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当时,用于治疗黑热病的药物是进口的五价锑注射液,非常昂贵。一次注射需要1900公斤小米的价格,普通人根本无法治愈。王昭君和山东新华制药厂的技术人员试制了该注射剂。在试生产过程中,他进行了临床试验,深入到泰安、临朐等多个疫区。他仔细收集了患者注射后的反应,并不断提出改进建议。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他终于制成了每毫升含100毫克锑的浓缩水溶剂。他用这种注射剂治疗了1500名患者,证明比进口药物更有效,毒性更小。这意味着中国自己生产的黑热病特效药锑黑诞生了!

经过多次试验,王昭君证明六日六针法静脉或肌肉注射锑黑可治愈率高达99%,使用方便,价格低廉,安全可靠,为农村大规模黑热病治疗创造了有利条件。经过示范,卫生部已决定在全国推广锑黑克注射液,全部由国家出资,免费注射给黑热病患者。这大大加快了中国黑热病的防治。

外国专家认为狗是黑热病的宿主。为了证实狗和黑热病的关系,王昭君组织了大量的狗被捕获,全省共捕获了3万多只狗。最后,证明了黑热病与山东犬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他发现中国沙蝇分布最广,存在于所有黑热病村。王昭君带领研究人员捕捉老房子、厕所和猪圈中的沙蝇,并深入研究了沙蝇的生态习性。经过五年多的持续研究,他发现在五月中旬和下旬给整个村庄喷洒药物可以彻底消灭沙蝇,而且几年内都不会复活。结果,他也尽了最大努力来组织杀死沙蝇的工作。

来到山东后,王昭君致力于黑热病的防治。几年后,他没有去武汉看望妻子和孩子。当他妻子给他下最后通牒的时候,正是他研制锑黑的那一天。妻子没有得到他的答复,决定和他离婚。离婚后,他深深埋藏了失去家人的无助和痛苦。

王昭君,一位从国外回来享受部级待遇的伟大专家,已经在山东农村生活了很长时间。在夏夜,尽管酷热和蚊虫叮咬,他还是在油灯下整理材料和写文章。冬天的早晨,他冒着严寒,和他的同事们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去治疗病人。因为他不适应北方冬天的寒冷天气,他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然而,他仍然像以往一样忙于黑热病的预防和治疗,忙于准备“黑热病科学”和各种讲座笔记,因此他的病情正在恶化。后来,他走路时一瘸一拐,双手严重变形,很难拿起笔。

1958年,经过卫生部专家的检查和验收,山东黑热病的流行率下降到10万分之3,基本消除了黑热病,为全国树立了榜样。从1959年到1971年,监测到的流行率下降到每10万人中有0.01人。1971年后没有发现新的黑热病患者。在当时的条件下,在一个省消灭一种疾病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一大创新。

2001年,90岁的王昭君在病危期间立下遗嘱,将骨灰撒在泰山上,这样他就可以继续照料这片土地和为之奋斗的人们。

骨灰撒散的那天,不仅研究所的干部职工,泰山脚下的人民也来告别了。许多人和他们的家人聚集在一起,一些人靠在岩石上,一些人抱着松树哭泣。

山上的风吹来了,松树的波浪也吹来了。矗立在悬崖上的松柏,见证了王昭君和他的同事们为消灭寄生虫病所付出的全部努力和生命的伟大精神。

消灭丝虫病

新中国成立前,寺河两岸和泰山以南微山湖地区丝虫病十分严重。

丝虫病是一种由蚊子传播的寄生虫病。蚊子在夜间吸食微丝蚴病患者的血液后,微丝蚴在蚊子身上发育,再传播给人类,在人类的淋巴系统中生长,并繁殖下一代微丝蚴,堵塞淋巴管,导致腿部和生殖系统象皮肿,严重导致无法自理甚至残疾。丝虫病是仅次于精神病的第二大致残疾病。新中国成立初期,山东有250多万微丝蚴感染和250万有症状的病人。许多生病的夫妇离婚了,年轻人找不到目标,有些人上吊自杀。

1955年,山东枣庄成立丝虫病防治研究所。由于洪水,房屋被冲走,研究所不得不在地势较高的城市济宁重建。1956年春天,丝虫病防治专家钟崇左教授带着家人来到济宁,将他们纳入丝虫病防治工作。

钟崇左1913年生于天津,1935年毕业于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加入红十字救护队,带领救护队在山西中条山地区开展抗日救援工作。从日本留学归来的女医生黄振云崇拜这位英雄,他们结婚了。

钟崇左在山东组织了大规模丝虫病调查,证明全省68个县微丝蚴阳性率平均为7.1%,为掌握山东丝虫病疫情,全面开展丝虫病防治研究提供了科学依据。

对微丝蚴病患者的检查需要在夜间进行,因为人们入睡后,微丝蚴只能从心脏等深层器官扩散到耳朵等浅层器官。自1958年以来,该省已将500多名医生和4000多名大学和中专医学院应届毕业生调到35个丝虫病防治队,在人群微丝蚴阳性率超过5%的县开展丝虫病检测和治疗。晚上,队员们都骑自行车,提着灯笼,带着长长的灯,去各个村庄检查。半夜,在村干部的领导下,他们砸碎了农民家的门,刺破人们的耳朵去取血,把血滴在玻璃上,第二天在显微镜下检查。这时,群众睡得很香,不愿意开门。即使门开了,他们还是非常生气,用尿罐砸碎了丝绸护栏。村民们非常不喜欢他们,称他们为“割耳机”。

钟崇左带领专家组参观、指导,走遍了全省丝虫病流行县区。他们编制了各种宣传材料,通过市场展示、电影和其他机会宣传丝虫病防治的意义和方法。他们还把显微镜搬到村子里,让群众看到丝虫病,消除他们的抵抗力。

治疗微丝蚴病的特效药是海群生,但是你能服用多少剂量来治疗微丝蚴病呢?钟崇左多次进行测试和比较。经过数千次的比较,已经证明7天共服用4.2克药物可以完全治愈微丝蚴病患者。后来,在患病人数大幅下降后,朱崇受到了常用碘盐的启发。为什么不把海洋生物混入盐中?他在自己家里做实验。起初,钟崇左在家混海盐,并没有发烧或呕吐。在王昭君主任的支持下,朱崇把海鲜混进了单位食堂的饭菜中。即使在高温烹饪后,海鲜的效果也不受影响。随后,海群原盐在滕县、宁阳、临沂6个自然村进行了试用。半年后,微丝蚴率大幅下降,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20世纪70年代初,山东率先在全国推广大规模海洋原盐防治丝虫病。全省共投入食盐75000吨,2321.9万人食用。1983年,经卫生部专家组审查,山东丝虫病流行区微丝蚴阳性率降至0.01%,是全国第一个达到基本消灭丝虫病部级标准的地区。后来,海群原盐在全国广泛使用,大大加快了全国丝虫病防治进程。

钟崇左对晚期象皮病患者给予了很多照顾。他不允许他们被称为“晚期病人”,而是“慢性病人”。他用手术和加固来治疗它们。许多病人被治愈出院了。有些人结婚生子。

1979年6月,朱崇代表中国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在西太平洋地区和东南亚举办的丝虫病研讨会。他介绍了中国防治丝虫病的经验,并宣读了他的论文。他倡导“海盐防治丝虫病”和以阳性蚊媒为监测指标寻找传染源的方法,被世界卫生组织誉为“中国的成功经验”。

钟崇左对名利漠不关心,从不向组织提出任何个人事务的要求。然而,钟崇左一直有一个心结。他不断向该组织反映,他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即使受到批评,他仍然没有改变初衷。1986年,他72岁时,经上级组织部批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年7月7日,白发苍苍的钟崇左和研究所的年轻人宣誓入党。在释梦的那一刻,老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消灭肆虐数千年的疟疾。

疟疾是一种具有悠久历史和广泛分布的寄生虫病。《左传》中有齐侯患疟疾的记载,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山东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疟疾疫情,分别有600多万和460多万疟疾患者。民谣说,“夏天和秋天充满了麻烦,庄稼很难在舞台上出现,每个家庭都生病了,没有人煮药汤。”一些人死于持续高烧、贫血和心力衰竭,严重影响了人们的生产、生活和健康。

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成立了疟疾科,由疟疾专家程一良领导,他具体负责疟疾的控制和预防。通过深入研究,他发现山东的疟疾不同于南方的疟疾。山东是一个单一的间日疟,病人每隔一天发作一次。间日疟原虫的病原体很顽固,在第二年的春天容易重复。当时,已经有许多种治疗疟疾的药物,如己二酸、奎宁和氯吡格雷。程一良带领我们反复比较各种药物的治疗过程和效果。证明氯喹联合伯氨喹连续给药7天效果最佳。第二年春天,这些病人可以再次治愈。为此,程一良提出了“两治本,一防,大力灭蚊”的防治措施。“两种根治”是指疟疾流行期间对疟疾患者的治疗和次年春季休息期间的根治。“一种预防”是指在疟疾流行期间对所有健康人的预防性管理。“大力灭蚊”是指大规模的消灭蚊虫媒介的爱国卫生运动。

根据程一良等专家的意见,山东发动了一场消灭疟疾的人民战争。从1961年到1979年,每年拨出1000万元专款购买抗疟药。每年,100万从事疟疾工作的专业人员、赤脚医生和卫生工作者携带水瓶、茶碗和药物,挨家挨户甚至向田地运送药物。统计数据显示,山东省有6亿人服用了各种抗疟药物。

到1985年,山东省的发病率连续三年保持在万分之一以下。1988年,山东是第一个实现基本消灭疟疾目标的国家,为全国疟疾防治提供了经验。自2012年以来,山东没有本地疟疾病例。2019年,山东将实现彻底消灭疟疾的目标。

程一良出生在泰山脚下东平县的一个贫困农村家庭。他12岁时去了县药店当学徒,后来在农村结婚了。由于命运的安排,他在晚上秘密学习,并被县卫生学校录取。此后,他继续努力学习,并被山东医学院录取。他看到村民们受到疟疾的严重影响,并自愿参与寄生虫病的预防和控制。

程一亮又瘦又瘦,戴着一面高空特写镜。他通常穿得像个老农,不喜欢说话。当他来到农村指导疟疾预防工作时,他看不出自己是指导该省疟疾预防工作的大专家。

1972年,国家设立了523个疟疾治疗办公室,程一良也加入其中。他知道黄花蒿在中国古代治疗疟疾是有用的,所以他第一个用简单的乙醚方法提取青蒿素。用青蒿素粗品治疗疟疾,效果明显,不复发。

后来,中国中医研究院的专家涂有友(Tu Youyou)用更先进的技术提取青蒿素产品,疟疾治疗的效果更加明显。由于其在青蒿素研究方面的突出贡献,国家将国家科学技术会议奖授予山东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后来,涂有友获得了诺贝尔奖。她还提到了山东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并感谢山东的专家。

英雄形象

在多事之秋的70年里,几代寄生虫病防治专家和这些看不见的“小害虫”奋战到底,为保护人民健康付出了极其艰苦的努力,有的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担任疟疾科副科长多年的李志成,身材很高,又白又胖,笑了很久,被称为“老李”,不像程一良那样又瘦又瘦。

1971年,在山东省第二次爆发疟疾后,他被安排蹲在疫情严重的菏泽,当场收集第一手疟疾资料。当时,菏泽地区疟疾患者人数已达100万。李志成和他的同事带领当地防疫人员在白天给病人运送药品和水,并冒着在晚上被感染的风险。他们在村口设置蚊帐来捕捉蚊子并研究它们的习性。他和基层防疫人员一点一点地完成了许多疟疾防治的基础数据。

1986年春天,全省对基本消灭疟疾工作进行检查验收,李志诚已经退居二线,领导考虑到他对菏泽情况熟悉,问他还能不能去一趟菏泽,李志诚爽快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