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安全城市遭遇“血腥一日”:“特朗普式恐怖分子”

  发布日期:  2019-11-07 16:34:33    

●特别作家陈劲松/温

北美中部时间8月3日上午10点,德克萨斯州南部边境城市埃尔帕索市西洛维斯塔购物中心的沃尔玛超市挤满了人。

这家沃尔玛超市位于埃尔帕索的东侧,距离墨西哥边境仅几分钟车程。这里的架子上摆满了墨西哥足球衫和罐装辣椒。墨西哥国旗、美国国旗和得克萨斯国旗并列。收银员也是双语的。许多墨西哥家庭经常跨越边境来到这里购买相对便宜的电视、尿布等。带他们回到这个国家。

8月3日至4日是埃尔帕索中小学返校日。这两天也是家长们疯狂购物的日子——美国中小学在8月中旬至下旬开学,沃尔玛等大型超市将在开学前两周的周末促销。开学所需的文具将被打包并打折出售给家长,8%的消费税将被免除。美国儿童有各种各样的文具,从普通尺子和蜡笔到湿纸巾。学校有详细的名单。一次性全部购买是一项繁重的工作。埃尔帕索的父母在这个炎热的早晨痛苦而快乐地在沃尔玛寻找他们。

这时,一个上身穿着黑色t恤、下身穿着黑色工作服、戴着耳罩的白人年轻人走进超市,买了一些零食,走了出去——从顾客到店员,没有人看这个瘦瘦的家伙一眼。

乔丹和丈夫安德烈正在文具柜台推着他们两个月大的小男孩保罗给他们五岁的女儿买文具。乔丹24岁,安德烈23岁。他们都是墨西哥裔美国人。保罗是他们的第三个孩子。

60岁的贝纳维德斯和他的妻子帕特里夏正在收银台等支票。10点钟的时候,仍然有很多收银机没有打开,而且排在队伍的中间。贝纳维德斯有点不耐烦。贝纳维德斯是一名退休的公共汽车司机。他出生在休尔帕索,在埃尔帕索长大。除了当兵的那些年,他几乎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

86岁的英格尔斯支持贝纳维德斯。她是一个有8个孩子的大家庭的祖母,其中大多数孩子住在南方各州。由于付款线太长,英格尔斯拿出手机,给他儿子打电话投诉,同时排队等候。突然,她的儿子听到电话里有枪声,电话被切断了。

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再次回到沃尔玛,手持自动步枪,向人群开枪。

“这次袭击是对西班牙人入侵德克萨斯州的回应。我只是在保护我的国家免受入侵带来的文化和种族替代。”

攻击者的名字是帕特里克·克鲁修斯。10点15分,在枪击发生前几分钟,他在亚文化论坛8chan上发了一条帖子,该论坛已经成为一个种族主义的殖民地。杀害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袭击案和加州强力犹太教堂枪击案的凶手也已提前宣布。

帕特里克·克鲁修斯

“我反对种族融合,因为它破坏了遗传多样性,造成了身份问题。因为种族融合是完全不必要和自私的。第二代和第三代西班牙裔的跨种族融合率比平均水平高得多。这是送他们回去的另一个原因。”克鲁修斯在这篇题为《难以忽视的真相》的文章中写道。

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克鲁修斯非常孤独。然而,克鲁修斯在自我描述中说他是“一个不擅长交流的懒鬼”。他的领英主页上写道,“除了维持我现在的生活,我没有别的动机去做任何事情。”

21岁的克鲁修斯来自艾伦,艾伦是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的郊区,距离埃尔帕索约1000公里。这是一个非常“白人”的城市,有80%的白人居民。他的父母于2011年离婚。在克鲁修斯高中的照片中,他脸上有一种假笑,但在高中的照片中,这种假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锁的额头。

"他在学校很固执,总是想支配别人。"克鲁修斯的高中同学在一次采访中说,“他也很暴躁,脾气也很暴躁”。在高中巴士上,克鲁修斯总是一个人坐一排座位,没有同学想和他坐在一起。

2017年,他从普莱诺高中毕业,然后进入科林学院。毕业后,克鲁修斯在艾伦当地的一家超市包装货物。"总的来说,这份工作很糟糕."他在领英上写道。无聊的工作和糟糕的待遇给美国社会带来了疑问。他有大学学位,但他做的工作没有技术含量,没有未来,这使他对现状非常不满。“在过去,高中文凭很有价值。现在,只有学士学位才有竞争力。随着大学学位的价值直线下降,大学学位的成本激增。”他在岗位上抱怨。

他决心改变现状。“我只想说,我爱这个国家的人民,但你们大多数人太固执了,无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是减少美国使用资源的人数。如果我们能摆脱足够多的人,那么我们的生活方式就会变得更加可持续。”

事件发生前五个月,克鲁修斯被逐出超市。从那以后,他一直找不到工作,靠政府发行的粮票生活。他痛苦的生活使他的愤怒达到了高潮。

当地时间8月4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警方加强了在枪击发生地沃尔玛超市的巡逻(东方ic图表)

8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俄亥俄州代顿的一家当地医院看望了枪击幸存者(东方集成电路照片)

他从学院买了一辆ak47口径10英寸的美国民用车。这种自动步枪可以连续发射,但100多发子弹后,枪体会过热,于是他又买了一副耐热手套,于8月2日出发,带着死亡的决心抵达埃尔帕索。

“我的死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我活着,我的家人会鄙视我。如果弹药耗尽,我不会投降。”至于埃尔帕索为什么被选中,他没有在邮报上说。

埃尔帕索成立于1850年,位于德克萨斯州最西端,与墨西哥城的华雷斯市接壤。

这既是一个军事城市,也是布利斯堡,美国最大的军事基地,就坐落在这里。同时,它有许多顶级餐厅、博物馆和剧院,充满人文气息。

墨西哥国旗和美国国旗在街上到处飘扬,提醒你这是一个文化碰撞的地方,是拉丁文化和盎格鲁撒克逊文化融合的地方。这里80%的居民是墨西哥裔美国人。从英语转换成西班牙语时,他们不会跳过一拍。

埃尔帕索也是美国最阳光明媚的城市,每年有302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也被称为“太阳城”。它代表了西方最疯狂的幻想。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西方英雄和小偷,如怀特·厄普(White Earp)、帕特·加勒特(Pat Garrett)和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都把埃尔帕索作为他们的主要活动区域。

尽管埃尔帕索历史悠久,移民众多,但它现在是美国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2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埃尔帕索在美国人口超过50万的大城市中连续三年被评为最安全的城市——与墨西哥接壤的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位居第二。

根据路透社的分析,埃尔帕索如此安全有两个原因。首先,美国军队在这里有大量驻军,作为美国边境巡逻队要防范的关键地区,执法部队也得到充分保障。另一个原因有些讽刺。这是墨西哥黑帮向美国运送毒品的最大中转站,但其中许多人生活在埃尔帕索,这相对保证了这里的安全。

不管什么原因,埃尔帕索真的很平静。直到8月3日早上,克鲁修斯才从几千英里外来到阳光城。

确切地说,他迷路了。开车11小时后,这位21岁的杀手又累又饿,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这时,他看到沃尔玛超市——沃尔玛接受粮票,所以它在美国也被称为穷人超市。

克鲁修斯已经依赖粮票救济五个月了,他停下车,走进沃尔玛,买了零食,然后回来吃饭。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到处都是墨西哥人和西班牙人,克鲁修斯认为他找到了一个地方。

克鲁修斯开始从停车场开枪。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客户凡妮莎说克鲁修斯就像在停车场“跳舞”。受害者无处可逃,露出绝望的表情,看着他走近,瞄准并扣动扳机。然后克鲁修斯走进商店。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走进沃尔玛的方式。他非常自信,就像在执行任务一样。”凡妮莎说。

当时,沃尔玛有1000多名顾客和100多名员工。听到枪声后,他们争先恐后地寻找避难所,甚至爬到了架子上。

乔丹立即把他的儿子保罗放在他下面,安德烈跳起来,躺在他们身上。保罗被子弹擦伤,两根手指骨折,但他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乔丹和安德烈都当场死亡,保罗身上沾满了他父母的鲜血。

贝纳维德斯立即和妻子跑了。他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掩护把帕特里夏推进浴室,但他被枪杀了。救援人员到达时,他们只看到帕特里夏在浴室的长椅上哭泣。

英格尔斯奶奶跑不动了。她首先被击中摔倒了。她的家人只是在晚上才得知这个坏消息。

受伤的顾客格兰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克鲁修斯的目标是西班牙裔,他开枪的时候让白人和黑人顾客离开沃尔玛。

当地时间上午10: 39,第一个报警电话响了。六分钟后,第一名警察到达了现场。

当警察到达时,克鲁修斯已经回到了他的车里。看到警察,他下了车,向警车举手投降。他没有像他在岗位上说的那样战斗到底。

包括约旦、安德烈、贝纳维德斯和英格尔斯在内,枪击事件当场造成20人死亡,26人受伤,其中两人于8月5日死亡,死亡人数达到22人,其中包括8名墨西哥公民。

16小时后,俄亥俄州代顿的一家酒吧发生了另一场大屠杀,造成9人死亡,27人受伤。

特朗普当天发布推特,承诺全力支持德克萨斯州和俄亥俄州政府,并以“上帝与你同在”结尾

然而,许多人认为,挑起种族冲突的特朗普应该对这两起大屠杀承担主要责任。

8月7日下午4点,特朗普乘坐空军一号从代顿抵达埃尔帕索。他在埃尔帕索大学医疗中心会见了医务人员和受害者。但是埃尔帕索大学医疗中心的一名发言人说,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八名幸存者中没有一人想见总统。"这是他们生活中非常敏感的时期。"发言人瑞安·米尔克说,“他们不想见总统。”

特朗普短暂访问期间,埃尔帕索的抗议仍在继续。在市中心医院附近的一个街角,一名妇女举着标语:“再次让种族主义成为错误,套用特朗普著名的标语“让美国再次伟大”。这位41岁的律师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特朗普应该远离这座城市。他反对移民并制造仇恨。"

埃尔帕索的华盛顿公园也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抗议者认为特朗普的到访是对这座城市的一记耳光。"现在许多人认为种族歧视是可以接受的,因为特朗普一直在散布这样的言论。"20岁的肖恩·尼克松说他在枪击发生的那天在场。开枪后,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但他左边的一名妇女被枪杀。"我是来要求特朗普撤回他对移民歧视的评论的。"

图中一名抗议者举着标语:“特朗普,这里不欢迎你。”(视觉中国地图)

然而,特朗普坚称他的访问富有成效,称他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两起枪击事件发生后,美国社交媒体掀起了一场名为“战胜恐怖分子”的话题风暴,批评特朗普的反移民言论,认为他应对此次枪击事件负责,并声称他正在删除之前关于移民“入侵”美国的帖子。

甚至克鲁修斯自己也知道这会给特朗普带来“麻烦”。“我对自动化、移民和其他问题的看法早于特朗普和他的总统竞选。我写这封信是因为有些人可能会指责特朗普的支持者发动攻击。事实并非如此。我知道媒体可能会称我为白人极端分子,并指责特朗普的言论。”

尽管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反移民和白人至上的言论一直有很大的市场。在19世纪80年代和20年代,美国政治家夸大了他们对来自意大利、日本和中国的移民的恐惧,并成功地发起了一波仇外心理。近年来,仇外心理和白人至上的领导人是特朗普总统本人。

去年5月,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猛烈抨击非法移民,称他们为“动物”。今年7月,他称非法移民为“怪物”,并要求美国出生的有色国会女议员返回祖国。

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因边境隔离墙而访问埃尔帕索,当时他要求民主党帮助他将“外国罪犯、毒贩和郊狼”驱逐出美国。

在处理非法移民时,他的第一选择是使用武力。在去年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向边境地区派遣了一个整编师,甚至命令军队向投掷石块的移民开火,这令军方将领感到不安。

在今年5月佛罗里达集会上,特朗普在场外与粉丝互动,并询问他们如何应对非法移民。

“你怎么阻止这些家伙?”他问道。

"开枪"下面的人群喊道。

每个人都笑了,特朗普总统也笑了。

如果克鲁修斯在那里,也许他会笑。

北京赛车pk10官网 辽宁快乐十二 500万彩票网 贵州快三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