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钻井工陈建国:硕士毕业扎根大庆油田,传承“铁人”精神

  发布日期:  2019-10-29 12:45:32    

1959年,黑龙江省松嫩平原上的松吉3号吹散了工业油流,一举打破了中国糟糕的油箱盖。大庆油田从此被发现。第二年,1205钻井队的钻井工人王进喜(Wang Jinxi)跳进泥浆池,用自己的身体制服井喷,从而防止了重大油井破坏和死亡事故的发生。从此,王进喜被称为“铁人”,大庆油田的“铁人精神”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60年后,曾在王进喜担任队长的1205钻井队和陈建国在1990年后成为该队的工程师技术员。年轻一代石油商的加入给大庆油田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90年代后,“国家建设”这个名字很少见。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他的父亲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希望他长大后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建设一个美好的国家。10月东北部刮大风,陈建国和钻井队仍在野外战斗进行钻井作业。他说,“用你学到的知识为祖国贡献更多的石油。”

“钢铁侠”精神

28岁的陈建国很熟悉“钢铁侠”王进喜的故事。他的家乡齐齐哈尔离大庆市不远。他从小就听到人们谈论石油、大庆和钢铁侠的精神。在考入中国石油大学学习油气井工程后,教科书上有一张王进喜跳进泥坑的照片。

后来,2016年从研究生院毕业后,25岁的陈建国回到黑龙江,加入周年油田。他的1205钻井队很有名。多年来,他已经向全国派出了1300多名干部和技术骨干。铁血王曼金溪是1205队的队长。

当时,石油行业处于低迷状态,油价大幅下跌,国内石油公司正在萎缩。此前,周年纪念油田每年可以招收3000至4000名应届毕业生,而2016年,陈建国毕业时,只招收了400人。另一方面,周年油田已经开发了几十年。随着地下井网密度的增加、钻井液密度的提高以及安全环保压力的增加,钻井难度也随之增加。与全盛时期相比,石油一钻出来的景象永远消失了。

"我刚到的时候,心理上有很大的差距。"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钻井队又累又累,是石油行业最艰难的工作之一。在这一点上,出生于技术班的陈建国在开始职业生涯之前就听说过,并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他身体状况良好,在大学期间经常锻炼。他还在第四届全国大学生健身健美比赛中获得60公斤级第四名。即便如此,在实际的油田开发之后,陈建国仍然感慨道:“没想到会这么难。”

钻井行业通常在野外作业,钻井平台建在远离城市的芦苇沼泽和玉米地。中国东北的冬天漫长而寒冷,而在夏天和雨季,田野泥泞不堪。与20世纪50、60年代的石油会议相比,周年油田的信息化水平和自动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长期的现场工作仍然是对人力的巨大考验。当我刚到队里的时候,陈建国是一名后备钳工。其中一个工作条件是起下钻,即人工从井底取出67,000公斤钻杆,并在八小时内重复几十次。陈建国第一次在井上负责钻井泥浆。由于用力不当,泥浆突然涌出,盖住了他的脸。

我们能够坚持下去的原因离不开“铁人”精神的鼓励。陈建国告诉杜南记者,作为“铁人”精神的诞生地,1205队一直有“帮助和引导”的传统。“钻井是一个高风险行业。对于新来的人来说,熟练的大师会教你学习技术,练习技能,告诉你需要注意的风险,并手拉手教你。”

“我学的是石油相关专业,我可以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到钻井施工现场,这也被认为是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自2016年进入1205钻井队以来,陈建国先后担任后备钳工、后备钳工和现场工人。2018年3月,他成为团队中的一名技术员。

爱一行做得好

油井能否从钻井开始到结束安全投入使用,与技术员陈建国有很大关系。防止油、气、水侵入、卡钻、井漏、井喷等工程事故。可能发生在钻孔过程中。井深质量合格率和固井质量优质率是否达到100%的高指标,所有质量工作都需要技术人员控制。

新钻油井时,往往是陈建国最忙的时候。钻机一旦启动,24小时内不能关闭。1205钻井队分为两班,一班在0点钟,另一班在12点钟。轮班将在0点钟改变。陈建国在值班队伍安排好各岗位的作业任务、技术措施和应急预案后,才能返回井场休息。凌晨4: 30左右,项目部和技术部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来,所有的数据如偏差位置和钻井进度都需要检查和总结。一天的工作是这样开始的。一旦钻井过程中出现技术问题,他需要随时处理。"只要你进入井中,你大脑中的神经就会紧张起来。"陈建国告诉杜南记者。

一口井完工后,钻井队将转移到另一个地方钻另一口井,这称为“井队移动”。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雨季钻井队很难移动。在2018年的一次行动中,陈建国和他的团队成员习惯于在第二天20: 00到6: 00在泥泞的井里浸泡他们的靴子,并用高压水枪在两个水箱上用雨水冲洗铺好的钢铁道路。

即使在度假的时候,只要井上有事情要做,他也要去钻井队处理工作。从长远来看,他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陈建国说,他的父母非常支持他在油田的工作,并且一直鼓励他,这使他下定决心要在油田做好工作。家里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女朋友的帮助,这让陈建国感到非常感激。幸运的是,他女朋友的父亲也在油田工作,他能理解陈建国的忙碌。

"只有热爱一行,你才能把它做好."从石油学院毕业后,在周年油田工作了三年多,陈建国觉得自己已经融入并热爱这个行业。作为90后的年轻一代,陈建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周年油田更加美丽。

连续三次冲刺冠军

1959年9月26日,松吉3井成功钻探出第一股工业用油。那是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前夕,因此命名为周年油田。1960年初,40,000多名石油工人、复员官兵和科技工作者进入广阔的松嫩平原参加石油会议。从1976年到2002年,大庆油田连续27年保持了罕见的年产5000万吨的高产量。

然而,与所有高速油田一样,随着开发时间的延长,大庆油田也面临着石油开采难度加大、后备资源替代不足等诸多问题。

与几十年前相比,周年油田的建设难度要大得多。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上个世纪的钻井主要是垂直井,但现在大部分是定向井,即使井筒在特定方向到达预定的地下地层。“这就像在地下穿针一样。定向井大多是平台井。这种井的好处是节省井场的占地面积,保护土壤,更安全和更环保。”

2019年,大庆油田将进入发现60周年。为了寻求改变,石油工人一直在努力工作。陈建国告诉杜南记者,自2017年以来,1205钻井队已经开始探索和实施一种新的管理模式“精益钻井”,针对影响钻井生产的7大浪费点,包括工艺衔接、设备维护、安全事故、重复作业、操作不当、无效等待和不良返工,消除钻井施工过程中的浪费。"通过这种模式,可以提高钻井效率和效益,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在一系列的创新和改革措施下,周年油田送来的成绩单非常亮丽。2018年,大庆油田实现油气当量4166.85吨,营业收入、利税总额达到三年来最高水平。陈建国的1205钻井队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年钻了10多万米,并被周年钻井公司授予“新时代新钢铁”称号。

每年钻10万米以上并不容易。1205队最后一次创下这一纪录是在1971年。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以前的1205个团队一年只需要钻30到40口井,而在2017年和2018年,他们每年钻70多口井,几乎翻了一番。2019年8月9日,1205钻井队自成立以来,在中国取得了300万米累计钻井进尺的突破,相当于钻了339座珠穆朗玛峰。

经过短暂的工作时间,陈建国感到非常幸运,能够在团队中见证这样的成就。另一方面,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背后是每个司钻的加班工作。“当你打一口大约1200米长的浅井时,你可以在三四天内打一口。入井后,你必须注意它。一两个晚上你睡得不多,你只能花时间缩小自己的范围。”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为了节省时间,他们通常不脱衣服,只是躺在床上休息,以防他们有事情马上起床。

“我们队今年的目标是达到每年10万米,并连续获得三次冠军。”陈建国在杜南告诉记者,目前,许多钻井工人正在为此冲刺。

采访者:杜南记者詹晨峰